首页>>化工资讯 >>列表

一粒盐的暴利轨迹:生产到销售 盐价翻十几倍

2020-09-10 17:51:57 字号:

  编者按:盐,源于山海,归于饭堂,而又受制于庙堂。盐的暴利之说由来已久,但甚少有人知道其暴利从何而来,又去往何方,就像大家都知道盐的味道,却大都不知道盐是如何生产出来的。

  历时一周的时间,时代周报记者深入福建、广东、湖北等盐产地,试图厘清盐业暴利的来龙去脉。沿途,我们经历了一粒盐由开采到出售,其价格成倍暴涨的惊心动魄,我们看到盐业公司投资的住宅楼拔地而起,我们听到盐农一边晒盐一边唱着古老的歌谣,我们看见矿工被盐尘熏得通红的双眼,而私盐贩子也并不像古代小说中所写的强人,而是一群为了生计提心吊胆的可怜人。

  在一条封闭的食盐暴利链条里面,比暴利更深刻的是一张张鲜活的面孔。

  盐的暴利早已广为人知。

  10月17日,为了厘清盐业暴利的来龙去脉,时代周报记者来到湖北省的主要产盐之地—云梦县。在为期近一周的采访中,记者看到了一粒盐从矿山到盐厂,再到盐业公司,最后摆上超市货架的全部过程。

  记者发现,在这个因为垄断而封闭的过程中,盐的身价在每一个节点上都在成倍地暴涨,而在暴利之下,盐产业链从外表却掩饰着一层衰败景象。

  作为云梦主要产盐基地的中盐宏博有限公司(下称中盐宏博)仍然使用的是20年前的落后设备和陈旧厂房,但却并不能阻碍其在产盐过程中牟取暴利。

  作为食盐监管企业的当地盐业公司,办公所在只是一座三层小楼,工作人员不足20人,却因为盐业的垄断专营而积累着大量的财富。

  财富的去向令人关注,与外表的没落和渺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中盐宏博在云梦投资的楼盘却光鲜大气,销售火热,而各地盐业公司也纷纷进军房地产业,大肆圈地扩张。

  盐矿到盐厂成本200块/吨

  湖北云梦县,乃古代云梦泽所在,岩盐资源丰富,素有“盐海膏都”之称。如今,云梦县岩盐矿床主要集中在隔蒲镇,当地人称之为“采卤区”。

  10月17日正午,隔谱镇盐矿,采盐的工人三三两两蹲在食堂外的屋檐下扒着午饭,远处矿洞外的抽水机震耳欲聋,略带咸味的盐矿粉尘四散。饭菜两荤两素,据工人们讲这样的伙食在当地其他企业来说“算不错的了”。这些工人大多来自当地,每个月工资1600元,“工资不高,但工作轻松”。

  隔蒲盐矿的开采类似于采石油,通常都是成对地打深井。从一端把清水注入到地底几百米处,将含盐的矿物化开形成卤水,再将卤水由塑料管运送到十几里之外的盐厂。这一流程和几百年前没什么区别,只是用电力代替了人力。

  卤水需要通过热电厂产生的蒸汽将卤水浓缩成20%左右的盐晶体,然后经过洗盐、离心、干燥等步骤制成盐产品。

  一般来说,一吨盐需要消耗4立方米的卤水,而消耗一吨煤能制成4吨盐。从盐矿到盐厂的过程中,“加上人工、煤矿等成本,一吨盐的成本大概在200元/吨。”一位在盐矿工作多年的工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。

  盐厂到盐业公司出厂价500元/吨

  卤水从盐矿被输往盐厂然后制成盐成品,而位于云梦县城南一隅的中盐宏博就是当地主要产盐企业之一。

  10月20日,在当地人指点之下,记者找到中盐宏博厂区,从外表看,盐厂显得破败不堪而又颇显神秘,大门旁没有明显的公司标识。

  厂区右侧是制盐车间,两根灰色烟囱冒出淡淡的黑烟。走入其中,巨大的轰鸣声不断传来,运输管道旁的水池内可以清晰看到流出的深绿色液体。厂区内有包括热电、制盐、分装在内的多个生产部门,厂房均显破旧。

  事实上,由于制盐技术没有提升,中盐宏博自1989年建厂至今厂区设备再没有进行过任何更新,下午两点半上班时间,工人三三两两的走进厂区。这里的一切实在很难让人将其与垄断和暴利挂钩。

  生产调度中心经理汤镇环在盐厂已工作了28年。据其透露,盐厂的产能每年能达到120多万吨。除掉5万吨食用碘盐的销售由湖北盐业公司统一配给外,其余部分都是由公司自行销售。



单柱油压机 http://tiany2010.51sol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