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>小说 >>列表

楚月儿夜一顾盛世医妃误惹冷酷邪王小说在线阅读by萝卜兔全章节阅读

2021-04-07 00:13:58 字号:
盛世医妃:误惹冷酷邪王第22章:一人分饰几角

“爹,不孝女儿回来了。”苏锦锈突然向前,投入到父亲的怀抱之中,就像小时候一般,父亲时常这样抱着她,每当她不开心的时候,总是细声细语的哄着她。

“锈儿,我的锈儿,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?”夜云天突然被这样抱着,完全忘记了之前的对的台词,现在完全处于自由发挥了。

听着楚月儿冷汗直冒,这位大爷麻烦你清醒一点,现在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。

楚月儿又是使眼色,又是假装咳嗽,又是故意弄翻茶怀,引起两人的注意。

苏锦锈此时回过神,这才抬头,拭了拭泪水,没想到寻了多年的父亲,竟然这般完好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。

楚月儿用嘴形告诉夜云天,按台词来啊,老天爹吧,要冷静呀。

夜云天微愣,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刚刚的失态。

忙苏锦锈的擦拭眼泪,语气变了一个声调,有一些老气横秋。

“锈儿,别哭了,怎么长大这么还像个孩子一样。”夜云天一面温柔的擦拭泪水,一面趁机摸了一把苏锦锈细滑的脸。

心尖还是突突的跳。

楚月儿看了不禁皱了一下,啧啧啧,这个时候还有吃一下豆腐,也真是够了。

“爹,女儿知错了,女儿不哭了。”苏锦锈赶快擦拭好眼泪,露出甜美的笑容,那笑容十分耀眼。

“行了,行了,你终于找到你爹了,我们进屋去聊吧,别站在风口处呀。”楚月儿直想抚额,之前对好的戏码,这位老大哥全给忘记了,只好她自己出马搞定了。

“对对对,爹我们回屋吧,外面冷。”苏锦锈这才牵着夜云天的走向屋内走,夜云天显得有些激动,握住的手有些紧,让苏锦锈突然停下脚步,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疑惑的看着他:“爹,您是怎么了?怎么握得这么紧。都弄痛我了。”

夜云天一听,马上松开手,脸上露出紧张的神情,眼睛有些慌乱,脸上还露出可疑的红晕。

“你爹是太久没有见你,所以太激动了。”楚月儿帮着打圆慌,这位老兄,虽然是可以通过药物产生幻觉,但是过激幻觉会失效的。

“对”一个对字让自己化解了尴尬。

三个入得屋内,纷纷坐下,楚月儿开始主导这场戏,如果要靠这个异常兴奋的小伙子,实在是太难了。

“姐姐,你看看,我就说你爹没事吧。”

“嗯,我还以为夜云天要伤害你呢。”苏锦锈亲眼看到自己的爹,这才安心下来。

“夜云天是一个不错的姑爷,他怎么可能伤害爹爹呢。”夜云天有些别扭的开口,自己往自己脸上帖金,的确也不是一件多么光彩的事情。

“爹?”苏锦锈突然一愣,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亲爹,怎么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一般。

“姐姐,莫要激动,你爹说的都是事实,自从你们成婚之后,鬼王就对你关心备至,不论大小事都有照顾到,现在的苏家门庭兴旺,就连您的弟弟妹妹现在都已成婚立业,儿女成群了。”楚月儿一口气说完一堆话,这些都是事先了解过的,这才说得如此之顺。

“我?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?”苏锦锈有些接受无能,仿佛自己还处于刚刚出嫁那一会,根本没有想到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。

“姐姐,您这是因为生了孩子之后大病一场,这才把很多事情给忘记了。”

“孩子?”一提到孩子,她的心口就慌张得可以。仿佛有一个小小的生命曾经出现在她的生命中,但是她还来不及呵护那个孩子,就被夜云天给抱走了。

“夜云天把孩子抱走了?”

“莫慌,现在你的孩子已然长大。并且过得好好的。”楚月儿开始慢慢引入。

“我想起来了,那时候我刚生下孩子,夜云天就把孩子抱走了。”一想到自己刚刚出生没多久的孩子被夜云天抱走,她的心口又隐隐作痛。

“锈儿,当时你难产,体虚,又没有奶水,加之孩子是早产,你俩都需要专人照顾,这才找人把孩留在别处养着。”夜云天试图解释。

“对,当时好多血,我以为我活不成了。”当时的情形仿佛还历历在目。

“当时,夜云天这么做是对的。”楚月儿以医者的角度来看,这种做法是对的。

“只是从此你便种下心结,再也没有打开过。才会错过孩子的成长。”楚月儿既是鼓励,同时也在刺激,希望她能尽快看清自己,在梦境拖的时间越久,出去的机会越少。

“应宇?他死了?”一提到那个男人,她的心口更是剧烈的痛,从小一起长大,一起攀登踩高,一起抚琴吟诗,原以为两人可以白头到老,可谁想竟然被鬼王所杀。“是夜云天杀了他。”

“哎,姐姐,何不见见您的儿子?你难道一点都不思念他吗?”楚月儿试图引开话题。

希望亲情可以让她快速清醒,只要认了儿子,就清醒了一半。

“孩子?他愿意见这样一个失败的母亲吗?”想想自己这些年都做了什么,连自己的孩子都没有爱过一天。

“当然,老爹,麻烦您去偏房让夜一顾进来看看他娘亲。”楚月儿对着夜云天使了一眼色,夜云天了然的起身,临走前,还拍了拍苏锦锈的手。

“锈儿,万事别着急一切有爹为你撑腰。”说完转身潇洒的离开。

苏锦锈有些紧张的握紧楚月儿的手,虽然是她亲生的儿子,但是她从未正眼看过一眼,从未给过她一分关爱。

她甚至不敢与之对视,不知道马上要发生的事情的,要如何去面对。

此时,夜云天换了一衣服,看起来年青了好几岁,步履健硕的走入屋内。

起初苏锦锈初见人时,还以为是夜云天,眉头一皱,眼神一收,整个人紧张的抱住楚月儿:“夜云天,夜云天。”

楚月儿心里大喊一声不妙,这位老大临走的时候忘记把药给续上,眼看迷幻药就要失效了。


托盘租赁 https://wwwaacs.cn.china.cn